• 最新信息
    熱門信息

    喜迎二十大征文|熊芯 譚武秀:金佛山銀杉的守護者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熊芯    日  期:2022年8月15日      


    新生代第三紀,銀杉曾廣布于北半球的歐亞大陸。銀杉形態特殊,胚胎發育與松屬植物相近,對研究松科植物的系統發育、古植物區系、古地理及第四期冰期氣候等,均有較重要的科研價值。

    在三百萬年前,地球因發生大量冰川,銀杉便消失在人類視線中。1955年夏季,植物學家鐘濟新帶領一支調查隊在廣西桂林附近的龍勝花坪林區考察,發現了一株外形很像油杉的苗木,將完整的樹木標本寄給陳煥鏞、匡可任教授,經鑒定,被認為地球上早已滅絕僅留化石的珍稀植物銀杉,居然在我國尚存,引起世界植物界的巨大轟動。

    50年代,在我國發現的銀杉,間斷分布于大婁山東段和越城嶺支脈。專家考評,迄今,已知銀杉分布在廣西、湖南、四川、貴州四省十(區)、縣的三十多個點位,而金佛山老梯子的銀杉株數最多,單株最高,胸徑最大。為此,金佛山建立了以保護銀杉為主的自然保護區。保護區的工作人員,被大家稱作 “植物大熊貓”銀杉的守護神!


    01

    周洪艷成為自然保護區一員,十分偶然。

    1989年,21歲的周洪艷在南川東勝火電廠上班。當時正值企業改制,人員分流,周洪艷被調配到金佛山自然保護區。

    接到通知的那天晚上,周洪艷失眠了,她想:自己正是花季年齡,去保護區工作,天天在山高林密,溝壑縱橫的金佛山摸爬滾打,自己還沒有男朋友,未來的生活怎樣?父母40多歲才有她這個寶貝女兒,眼看父母一天天變老,將來誰來照顧他們?這一切的一切都令她夜不能寐,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第二天,周洪艷紅著一雙眼,忐忑不安的跟同時分配到自然保護區的李留遠搭乘客車去新單位報到?蛙囋谄閸绮黄降哪嗍飞弦宦奉嶔,顛得周洪艷頭暈腦脹,四肢麻木。車到達小河大彎道,突然“哐當”一聲,沒等迷迷糊糊的周洪艷回過神來,客車劇烈抖動幾下,整個車身歪斜著掉進山溝里。車里尖叫聲四起,乘客倒在車廂里亂作一團,每個人嚇得心都提到了嗓門。

    顯然,客車已不能再往前開,周洪艷和李留遠只好下車步行。當地一個看熱鬧的農民得知他們是保護區工作人員,熱情地接過他們的被子和生活物品,并替他們帶路。時值冬季,天空零星下著小雨,寒冷的風嗖嗖吹過,周洪艷凍得雙手僵硬,深一腳淺一腳在泥濘的小道上摸黑前行。當他們到達單位所在地,天已完全黑透。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里,周洪艷揉著酸脹的雙腿,定睛一看,從簡陋孤單的房子里,射出一絲微弱的亮光,那束光,并沒有帶給她太多驚喜,反倒讓她吸了一口涼氣。

    周洪艷后悔了,她決心天亮就立刻返回原單位。

    清晨,周洪艷被各種鳥的叫聲驚醒。她收拾好東西正準備悄悄離開的時候,所長王必濃找來了。王所長說:你是第一個分來這里工作的女孩,這里工作環境非常艱辛,但組織會照顧好你的。你知道嗎?現在保護區非常需要年輕人,銀杉自然繁育困難,數量稀少,而金佛山是全省唯一的野生銀杉分布地,也是全國野生銀杉群落分布最多的地方,保護好銀杉就如同保護好自己的眼睛一樣重要。

    和藹可親的王所長一席話,讓周洪艷內心猶豫,她決定暫時留下來。

    剛開始工作,周洪艷很不習慣,白天,她與同事進大山里尋找和巡查銀杉,晚上,當她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住地,連洗個熱水澡的地方也沒有。有時只能住到山上農戶家里,往往一住就是半月。保護區離縣城遠,一月半載回一趟家成為常態。

    一天晚上,周洪艷和同事住在一個農戶家,跟平時一樣,草草吃了晚飯,便在昏暗的煤油燈光下匯集當天的調查數據,渴了,從水缸里舀瓢山泉水喝,困了,倒在硬板床上便呼呼大睡。夜半時分,她感覺肚子有點疼,便起床摸黑到老鄉搭建的茅房上廁所。當她打開房門,一陣嗚嗚咽咽的風迎面撲來,林子里傳來“咚咚……咚咚……”一聲長,一聲短的動物怪叫,令人毛骨悚然,嚇得她慌忙跑回房間。

    對銀杉的監測、巡護不分季節。周洪艷和隊友們頂著炎炎烈日要去,積著厚厚白雪還是要去。金佛山是銀杉分布的地理最北界,保護區的面積60多萬畝。周洪艷與同事們到金佛山最偏遠的地方,要坐幾個小時的汽車,再步行去山頭尋找銀杉。

    典型喀斯特桌山地貌的金佛山,山頂廣袤平坦,四面是幾近垂直的陡峭懸崖。而野生銀杉喜歡生長在海拔1400米以上懸崖和山脊上。每次尋杉和巡杉,周洪艷與同事總是要背上10多斤重的行囊,里面裝滿了干糧、礦泉水、雄黃、酒精、風油精、創可貼、砍山刀等上山的必備物品。常年不停地在21個山頭來回轉動,走峽谷攀懸崖,爬高山蹚溪水,練就了她干練的身姿,要強的性格,堅強的毅力把她塑造成了雷厲風行的女漢子。

    2016年夏天,金佛山老龍洞的銀杉群落附近暴發松材線蟲,這直接威脅到銀杉的生存環境。周洪艷和同事們立即層層上報,并將樣品及時送到南京林業大學檢測。之后用科學的方法把患病的松樹處置后,才讓那片銀杉化險為夷。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8年,周洪艷與同事一起對金佛山保護區內的野生銀杉數量進行重新摸底調查,實實在在地清理了“家底”。通過普查,保護區共有樹高1米以上野生銀杉572株。每一棵野生銀杉都進行了掛牌編號, “1號”銀杉最大,樹高16米、胸徑51.1厘米;“128號”銀杉最美,樹冠層層疊疊如塔,形如一棵迎客松……

    從最初對銀杉的一無所知,到開始當銀杉宣傳保護員,再到監測、巡護、執法到科研融為一體,周洪艷在廣袤的金佛山一步一個腳印來來回回走了整整33年。記錄她監測巡護銀杉的行程,數據,以及關于培育銀杉的資料筆記多達53本。對她來說,這些記錄,不僅僅只是記在紙上,也裝在她心里,更融入到她守護銀杉的生命過程中。2021年8月,周洪艷在IUCN WCPA國際巡護員評比中被授予特別嘉獎。


    02

    王霞子承父業,21歲便進入保護區工作。

    保護區建立初期,僅有10余個工作人員,因工作環境艱苦,常年與大山打交道,根本留不住中專以上畢業生。王霞的父親王必濃作為保護區第一代負責人,干了大半輩子林業與自然保護工作,對保護區一草一木懷有深厚感情。王霞看在眼里,記在心中。受父親耳濡目染,在父親執著堅定的護杉行動感召下,她放棄了令人羨慕的教育工作,選擇到保護區當父親的助手。王霞心里明白:教育工作相對有規律,作為護林員,就意味著吃苦受累,接受更大的挑戰。

    上班前那天晚上,父女倆進行了一次長談。父親告誡女兒,作為護林員,吃苦受罪是免不了的,但有時還會被誤解而受委屈。

    王霞和同事到山里巡護,每次,深一腳淺一腳的要在大山里走幾十公里,雙腳打起血泡,臉上、手上常常被荊棘劃出一道道印子。有同事心疼她,搶著給她背包,在前面為她探路。也有人私下議論:王霞主動請求到山里巡護,表面工作積極主動,其實是以此為跳板,靠老爹早點調回縣城。聽到這些,王霞并不計較,她也懶得去計較。她利用空閑時間,一頭扎進書本,認真研究金佛山的形成過程,氣候特征、水系狀況、動植物分布情況,不懂就向父親請教,虛心向同事學習。實現了自己對金佛山一無所知,到全面了解,再到對動植物的研究的華麗轉變。

    保護區成立之初,是四川省級自然保護區。隨著對金佛山的認知和研究,王霞和同事們在沒有現代野外裝備、沒有打印機、電腦的情況下,一座又一座山進行野外調查。隨后,還要從幾十公里的鄉下翻山越嶺地趕往縣城做資料,為晉升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做準備。

    為了工作,王霞幾乎放棄了全部休息時間,愛人和孩子也難得見一面。一次,愛人與她提前約好周末給孩子過生日。到了周末,因工作忙又脫不開身,孩子在電話中問:媽媽生日蛋糕都買好了,您什么時候回家給我過生日呀?王霞哽咽說,好孩子,聽媽媽的話,這次讓你爸爸陪你過生日,明年媽媽一定好好陪你過生日,好嗎?手機話筒聽到兒子傷心的哭聲,王霞鼻子酸酸的,止不住眼淚直流。的確,作為妻子和母親,她欠愛人和孩子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

    經過王霞和同事們的共同努力,2000年,金佛山獲批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面積已從1979年成立之初的866.67公頃擴大到41850公頃,其中核心區9324公頃、緩沖區19092公頃、實驗區13434公頃。主要保護銀杉、珙桐等珍稀野生植物資源及常綠闊葉林。

    在銀杉培育基地,王霞告訴我們,因為野生銀杉是有性繁殖,一般生長在海拔較高的原始森林里。由于野生動物愛吃銀杉果子和地皮腐葉層較厚等原因,銀杉自然生長繁衍的難度較大。因此,王霞與父親把保護銀杉原生地生態,健康保存孑遺植株,不斷擴大銀杉種群和數量,作為長期鉆研的主要課題。

    父親退休后,王霞帶領同事們克服諸多困難,堅持長期監測和研究銀杉生存的立地條件、環境因子、生物學特性。最初,他們通過嫁接法和扦插繁殖銀杉。春天來了,他們小心翼翼剪下嫩枝嫁接上,但到了夏季仍不見抽芽;剪下枝條,經過消毒、生根浸泡,然后移植,但生根成活的寥寥無幾,兩種試驗方法最終均以失敗告終。

    王霞鼓勵同事們在爛壩菁搭建了一個簡易溫棚,選擇種子溫室培育方法。種子繁育銀杉的基本條件需具備一定的海拔高度和適宜的土壤。育苗的時節,所需土壤得從生長銀杉的高山上一袋一袋扛回來,山上的氣溫低,為保持室內溫度,他們便在山上撿柴生火,還要防老鼠鉆進溫室搞破壞,他們白天黑夜寸步不離地輪流守護在溫棚。王霞帶領科研人員通過一次又一次的摸索實驗,經過潛心專研和精心培育,開展采種選種、出苗保苗、苗期管理、伴生樹種選擇、栽培造林,令人欣慰的是,銀杉培育試驗居然獲得成功。當年有100多棵銀杉幼苗成活,全部移栽到海拔1400米的甑子口。30年間,生存下來的銀杉竟然達到77棵,每一棵均長勢茂盛。

    在培育基地的后山,王霞帶我們去參觀剛回歸移植的銀杉幼苗,一列又一列青翠欲滴的幼苗向山頭延伸,一棵又一棵幼苗都有屬于自己的編號,讓人看到了銀杉未來生存繁衍的希望。


    03

    在當地,說起梁正福、梁倫父子,村民們無不豎起大拇指,稱贊他們一家三代守護銀杉的故事。


    梁倫的家在金山鎮老龍洞。老房子背靠大山與野生銀杉群落僅僅只有200米。

    金佛山沒開發前,梁倫的爺爺梁龍權并不知道銀杉的珍貴。隨意將銀杉砍了背回家煮飯、取暖、熏臘肉。

    1979年,金佛山成立四川省自然保護區后,梁龍權才知道自家的自留山上,居然有被稱為“活化石”的銀杉,傳說有人還想用一架三叉戟飛機換一棵銀杉樹。梁龍權聽了感覺有些玄乎,也好像似懂非懂。

    后來保護區經常派人到老龍洞宣傳和巡查,梁龍權才終于明白了野生銀杉的珍貴,便毫不猶豫地當起了護林員。

    有人聽說銀杉珍貴,結伴前來參觀,梁龍權便把守路口,一個人也不準進山。有人不甘心纏著他,央求說:只遠遠的以銀杉為背景照張相。他依然倔強地揮揮手,照相也不得行。遇到這個油鹽不進的老頭,有的人只好作罷,脾氣火爆的人免不了要懟他幾句,他卻唬著一張臉不接話,也懶得理會。

    1986年夏天,幾個游手好閑的小青年對銀杉好奇,想去摘幾枝銀杉樹枝。梁龍權好說歹說,幾個年輕氣盛的小伙子就是不聽,還強行闖入銀杉保護地。梁龍權當即向政府匯報,當地派出所趕來對幾個年輕人進行嚴厲訓誡,才化解了此事。

    后來,梁龍權的家搬下山來,每天到山上巡護的路程變遠了。

    梁正福年輕好學,自費函授學習醫療知識,學成后,本地的鄉親有傷風感冒的小毛病,總愛找他幫忙看病抓藥。他本有機會進入一家大型國營醫藥集團工作。對于生在農村的梁正福來說,這可是跳出農門的絕佳時機。面對機遇,梁正福猶豫了,他想:父親一天天老了,身體也大不如從前,而在他心里永遠也放不下那片銀杉。自己走后,父親誰照顧?那片銀杉誰守護?通過慎重考慮,他放棄了外出工作的機會,仍然陪著父親守護著那片令父子牽掛的銀杉林。

    兒子梁正福心疼父親,每次都陪著老父親上山。父子倆帶上米飯和煮熟的雞蛋、咸菜,總是在太陽沒升起時就出門,夜幕降臨才歸家,渴了喝幾口山泉水,餓了吃點冷飯冷菜。在父子倆心里,守護好銀杉就好像護住了自己的性命。

    有一天,父子倆在山上巡護時,發現一棵至少生長了100多年的銀杉,根部被野豬拱傷了,他們心疼得趕緊俯下身子刨土將樹根掩蓋好。父子倆邊刨土邊商議,野豬也是保護動物,不能傷害,得想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思來想去,他們想到用鐵絲網做成圍欄,把幾十棵銀杉圍起來。于是,父子倆買回鐵絲網扛進山里,一棵兩棵,三棵四棵......給幾十棵銀杉罩上了安全防護網。

    一次,父子倆巡護銀杉返回時,突然狂風大作,雷雨交加,一路上又無遮風擋雨的地方,他們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趕路。忽然,走在前面的父親踩到路邊的一塊石頭,身子晃了晃,重重地摔在泥濘路上。身后的梁正福急忙俯身想扶住父親,可父親像一瘓泥癱在路邊,怎么也拉不起來,他蹲下身子拉過父親背在背上,一邊掏出用塑料袋保護的手機打120電話,一邊小跑步疾奔下山。

    全身濕透的父親先是咳嗽后又喊冷,再后來慢慢就沒了聲音。梁正福大聲喊叫,喊父親不要睡著了,父親卻始終沒有回答,急得梁正福大哭起來。茫茫大山,狂風大作,霧氣氤氳。風聲,雷聲,雨聲交織;雨水,汗水,淚水難辨,梁正福此刻感到特別著急,又感覺特別無助。

    父親躺在病床上臉色蒼白,檢查結果很快出來了,父親股骨頭撕裂,踝關節粉碎性骨折,必須馬上手術。麻醉后醒來的父親第一句話就問:這么大的風雨,山上的銀杉受影響沒有……

    梁龍權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2008年全身癱瘓,2010年離開了他用大半輩子守護的銀杉。

    有人提起父親,梁正?偸请p眼潮紅,在他看來,父親的離去跟那次巡山護杉被摔是有一定原因的。

    梁正福接過父親的接力棒,成為一名護林員。梁正福每天都要去森林里轉轉,早出晚歸,回來還要記下日志。有時,村民們會問,你那么拼命,保護區每月給你多少報酬?梁正?偸呛┖┮恍,他怕說每月僅僅只有幾十塊錢,人家不會相信!

    為了守好這片青山,從白天走到了黑夜,從春天走到了冬天,從少年走到了鬢白……幾十年如一日,梁正福沿著崎嶇的小路去林中巡護,沒有指南針等專業工具,全憑記憶和經驗,堅持每日巡山護林,走錯路也是很常見的事。

    “其實我也說不清楚是什么支撐著我們堅持,但是心里總記掛著金佛山的銀杉,人戶遠了都不去走,心里不踏實!绷赫S行┻煅,他說這些銀杉就是他們梁家幾代人最大的重任。

    梁倫從小就愛跟著爺爺和爸爸在大山里轉,他知道野生銀杉在老輩的眼里如同神樹,他們用心用情乃至生命在守護那片銀杉。

    2007年,梁倫機械專業畢業后,在重慶主城一家民營企業工作。因有爺爺的教訓,他也很擔心父親,2012年他毅然放棄工作回到尖山子,與父親一同守護著那片銀杉林。而今,他也成為保護區的一名正式護林員。 

    經過幾代人的追蹤普查,今年五月,金佛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發布首份《銀杉調查報告》,保護區共有樹高度1米以上的野生銀杉572株。在甑子巖人工培育的銀杉基地,我們看到一個生龍活虎的年輕人正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用一根小木杈扶持一株五寸高,歪斜著身子的小銀杉,王霞看在眼里,目光充滿期待。她用手輕輕拍了拍梁倫的肩膀說:你們這些七零后八零后年輕人,有文化,精力充沛,充滿朝氣。通過一代又一代接續努力,相信,金佛山的銀杉一天會比一天多,保護野生銀杉的感人故事也將會不斷延續……
















    躺在床上感觉床在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