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抗疫 > 正文

    戰“疫”有我|何方方:在路上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何方方    日  期:2022年8月11日      


    清晨五點鐘,人們還在夢中酣睡,西沉的殘月朦朧如霧,城市里萬籟俱寂。此時,我和戰斗在抗疫前線的戰友們已經開始了全區范圍的第一輪全員核酸篩查的準備工作,而我這名抗疫志愿者也已經在這里連續作戰三天了。

    上午十點多鐘,熾熱的太陽躥上了天空,大地仿佛在燃燒,街道兩旁的行道樹無精打采地耷拉著腦袋,失去了往常的矜持和驕傲。居民核酸檢測采樣點內外,喧鬧的人群也被這酷熱的天氣折騰得沒有了脾氣,大家井然有序地依次排隊,等待著核酸采樣。

    我沿著排列成長龍的隊伍來回巡視著,除了維持秩序外,還要不斷提醒大家需要注意的事項,不斷回答大家提出的各種問題。很快,汗水濕透了我的衣服,我感到身體有些吃不消了。

    就在這時,我突然遠遠地看到,馬路上走來兩位老人,那老太太攙扶著老大爺艱難地緩慢前行。他們那瘦弱的身體仿佛不堪重負,步履蹣跚,一步三晃,搖搖欲倒。陽光下,他們的身影顯得單薄、孱弱而又孤獨,可是卻又頑強地努力朝這邊核酸采樣點走來。

    那一刻,我的神思有些恍惚了,兩位老人仿佛變成了我的父母,耳畔似乎響起了母親的呼喚聲:“方方啊,我們在這里,你過來扶一下吧!”

    雙目失明的父親問道:“你在和誰打招呼?”

    “你的女兒方方呀!”

    父親沒有再說話,只是條件反射地睜開了眼,露出爬滿白內障的眼球,然后又無可奈何地閉上眼,但笑意已經寫在了他那溝壑交錯的臉上。

    我鼻子一酸,恍然從幻覺中回過神來。我趕緊跑步上前,將老大爺的手臂放在我的肩上,和老太太一起一左一右架起老大爺,穩穩地一步一步地繼續朝前走。

    突然,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向我襲來——這一幕怎么這么熟悉?當我迅速騰出右手去兜住大爺的背部,同時左手從他的手肘部移至手腕處的這套調整姿勢的操作我怎么會如此的嫻熟呢?哦!只一瞬間,我的記憶便給出了答案——六年前,我每天攙扶著父親去散步、去就醫,這一整套動作早已深入骨髓、融入大腦,變成了一種永恒的肌肉記憶,不用想起,不用回憶,只要站在行動不便的老人身旁,就會自然而然地再現、重演。

    這時,大爺的背部靠在了我的手臂上,然后信任地將身體的重心轉移到了我的臂彎里,頓時,我的淚水奪眶而出!

    老太太被我這勢若行云流水般的操作驚呆了,一直側著頭怔怔地看著我,好半天才向我頻頻道謝。我不敢搭話,只管往前走,任由淚水在防護面罩的遮掩下決堤。我又一次沉浸在還有“爸爸”可以攙扶的幸;糜X之中。

    兩位老人告訴我,他們是來做核酸檢測的。大爺說:“我們老兩口都是八十幾歲的人了。如今政府這么關心我們老百姓,如果我們還不領情,那就太不知好歹了!所以我們商量了一下,便主動來做核酸檢測了!蓖A送,大爺又一臉歉然地說:“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

    多么善良質樸、多么善解人意的老人!他的話使我更加深刻地認識到我們抗疫志愿者和做核酸篩查的醫務人員所從事的工作的重大意義——我們是代表黨和政府在做這些工作,而這一切都是為了成千上萬的老百姓的健康保障和生命安全——辛苦我一人,幸福千萬家!

    兩位老人年事已高,我沒有讓他們排隊,直接把他們送到檢測室坐下,讓醫生優先給他們做了核酸采樣。

    對于不讓兩位老人排隊的做法,外面排隊的群眾都非常理解,沒有一個人提出反對意見。相反,還對我好一番夸獎,夸我愛老、恤老、敬老、助老,夸得我滿臉通紅很不好意思。

    兩位老人做完核酸采樣后,我又攙扶著大爺,把他們送回到不遠的小區里。

    昨夜,我夢見了父親。

    夢中的父親穿著他最喜愛的那件藏藍色的鐵路員工制服,慈祥而又疼愛地看著我。我輕聲問他:“爸爸,干嘛?”

    他有些擔心地說:“做志愿者很辛苦吧?你要注意多休息,你的身體也重要!”

    我微笑著答道:“知道了,放心吧!我會注意的!

    父親已于六年前因病去世了,這是六年來我第一次在夢里見到他老人家。

    早上醒來,我嘴角還掛著幸福的笑容。

    汪國真有詩曰:“我原本只想收獲一縷春風,但你卻給了我整個春天!蔽掖丝叹陀羞@種感覺。

    仿佛是冥冥之中的指引,疫情讓我成為一名志愿者。我也有過一段時間的彷徨和猶豫?扇缃,我卻慶幸選擇了這條路,雖然艱難曲折,我卻意志堅定心如磐石!因為有你、有我、有他,有那兩位老人,更有我父親的在天之靈!










    躺在床上感觉床在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