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抗疫 > 正文

    戰“疫”有我|楊小霜:清晨和黃昏的風一起吹過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楊小霜    日  期:2022年4月18日      


     

    晨起推開窗,風送進夜雨的濕氣,屋子里的燥熱才散了些許,但我沒有片刻時間耽溺這清涼的晨風。

    早上7點,孩子已經醒來了,嘴里冒出的第一句話是:“媽媽不要去上班!”雖然他只有1歲9個月,能表達得這么清晰我感到很欣慰,但反過來一想,我又生幾分感傷!想著孩子爸爸在新橋醫院規培,我又經常加班,因此從內心來說還是覺得愧對寶寶!

    每每我要上班的時候,寶寶就像一只樹袋熊一樣掛在我身上,不管怎么哄都不行。這個時候就需要使出我的“殺手锏”——從柜子里取出他最愛的小熊餅干,叫他自己取來最愛的碗,將餅干倒進碗里,我蹲下告訴他:“快把餅干端到屋里去吃,不然老鼠哥哥要來搶你 的!”

    孩子關門的時候我開門,以最快的速度往醫院里趕。跟往常一樣,我打開手機渝康碼掃碼后進入醫院。到達核酸采集點的時候,我看了一眼手機,早上7點35分。我迅速穿好防護服,站在自己的采集臺前開始一天的核酸采集工作。

    今天的氣溫相對宜人,但在穿上防護服的那一刻,仍舊會有一種悶得慌的感覺,隨之而來便是惡心跟頭昏,但是前來采集核酸的人已經排起長長的隊伍,我不得不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為前來檢測核酸的居民采集鼻咽拭子標本。

    在工作的時候,我遇到一位特殊的小姐姐,她來到我的采集臺前第一句話就是:“等等,讓我先消一下毒!”說完她拿著手里的酒精噴壺,對著我跟她的四周開始噴灑起來。在小姐姐取下雙層口罩的那一刻,我原本想哈哈哈大笑,但想著自己是一名醫務人員,便忍住了。我很快將小姐姐的標本采集完,以為小姐姐會跟其他人一樣徑直走掉,沒想到這時小姐姐說道:“這里很多人來采集核酸,我怕不安全!”我微笑著用眼神向小姐姐回應著——“不怕”,那一刻,在心底嘿嘿地笑了兩聲。

    后來,又來了一撥特殊的人群,年齡估摸在50歲以上,男女都有,大約100多人吧。他們中有穿著白色廚師服的、有穿著圍裙的,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樂觀!他們在春風中小步跑著朝我而來,一路上嘻嘻哈哈,有說有笑。他們的笑容有治愈功能,像在春風里搖曳的鳶尾花一般打動人,我身上所有的疲憊感在他們的笑聲中被神奇化解。這時,我恍然悟出——在這多情的人世間,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治愈別人的一束陽光!

    為了保證采集點一直有人值守,我跟同事輪流吃著醫院送過來的盒飯。我吃飯的時候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剛好是中午12點42分,饑餓和疲勞感悉數向我襲來,看著面前的盒飯,我心里升起一股說不出的溫暖!吃完一盒盒飯大概用了10分鐘,10分鐘后我又迅速投入到崗位上去。

    下午16點的時候,同事來接我的班,我脫掉厚厚的防護服,坐在角落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按照醫院領導安排,我可以結束當天的工作了,但我知道,此刻我的工作并沒有結束。我是一名文學愛好者,我應該學會關注身邊的生活,用一顆悲憫的心去看這個世界。在這個特殊時期,區融媒體中心、區文聯、區作協以及醫院領導都給了我鼓勵和幫助,我覺得不管是作為一名醫務工作者還是一名作協會員,在這個時候我都應該站出來,用文字記錄抗擊疫情的一幕幕感人事跡。因此,我簡單地收拾了一下,然后朝著三樓宣傳科辦公室走去。

    在打開電腦的那一瞬間,我的留言消息已經達到三十多條,看著一線的同事們發來的照片和文字,充滿勒痕的臉和一雙雙被汗水泡出褶皺的手……我意識到——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為他們做點什么。穿上白衣,我就是一名戰士,脫下白衣,我依然可以用手中的筆充當戰士。我開始快速地記錄著區第二人民醫院在前線防疫的他們——一幕幕的感人事跡。

    大概在晚上8點多的時候,我寫完了最后一篇稿子,拖著疲憊的身軀,朝著家的方向走去。身邊已沒有了白天的喧嘩,小區里面的路燈泛著昏黃的光芒,在這一刻,我覺得我的身軀和靈魂都無比充實;在這一刻,我感受到了熟悉的涼意,這風從早上一直等候我到晚上,只為給我帶來如斯般的溫柔。














    躺在床上感觉床在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