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5t5p"><p id="15t5p"><i id="15t5p"></i></p></strike>

        <noframes id="15t5p">
        <address id="15t5p"></address>
        <form id="15t5p"></form>
        <noframes id="15t5p"><address id="15t5p"><listing id="15t5p"></listing></address>

        <form id="15t5p"></form><listing id="15t5p"><listing id="15t5p"><menuitem id="15t5p"></menuitem></listing></listing>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散文 > 正文

        宋慶華:對不起的寫作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宋慶華    日  期:2022年4月8日     

         

        做夢都沒想到過,浮躁、名利、虛榮三種“病理因子”夾雜一起,會醞釀成為我寫作的“亞健康”狀態。2013年,秋雨綿綿,銀杏樹金黃色的葉兒開始飄落,寒意乍起,冷反倒激起我心中的熱,沖動之下,提筆就開始寫一部長篇小說。也許是淤積太久,主題、人物、脈絡清晰而了然,其他的諸如語言、典型塑造、故事情節之類的文學要素,我壓根就沒設想過,只管鉚足了勁筆走龍蛇。一個月,也就三十天內在厚厚一沓A4紙上手寫出二十多萬字的《絕對意外》手稿,接下來急匆匆地修改、訂正、錄為電子版。在連向幾家雜志社和出版社投送稿件均被撞得“啞口無言”后,我怨憤自己沒日沒夜地耕耘卻看不見丁點收獲,總以為文壇奇缺慧眼識珠的伯樂。所幸行將心灰意懶之際,稿件被公安部《啄木鳥》雜志相中,刊發在2014年的“夏季號”上,接著被選入當年的中國公安文學精選年本,2015年作為長篇小說出版。

        對一個初涉文學創作的新人而言,這無疑是莫大的鼓勵。薪將盡,火仍傳,我的“亢奮”居然一發不可收拾,長篇、中篇、短篇到微型小說的創作接連不斷,散文、隨筆、小品文、詩歌在鍵盤上噴涌而出,這一寫就是十年,脫手上百萬字,觸目大報大刊登載的《刑警的后腦勺》《藍色陽光》《老干探》《手銬》篇什,摸挲已經出版的《絕對意外》《絕對現場》《絕對關鍵》《玉蘭花開》和《江河作證》書籍,雖說年紀垂老閱歷滄?桃鈱⒆砸詾槭堑纳裆谏w在皮糙肉厚的老臉皺褶里,內心按捺不住的依然是滿滿的自信與傲嬌,甚至自視為不是大家也是方家。

        記不起是哪一天,不經意間讀到一篇精美短文,說是一個青年作家乘飛機,見鄰座的女士氣質優雅自帶書香之氣,便主動與之攀談,不一會兒就開始炫耀自己幾年間就寫了好幾本書,想博取女士的稱贊。果然,她聽著竟兩眼漸漸放光,且饒有興趣地問起書名表示要買來一一拜讀。青年作家垂目,不得不落寞地說投遞了好幾家出版社都沒能出版,接著就埋怨世人不識貨,天不遂人愿。她不再驚訝,平靜地問他一年能寫幾本書?他說一年寫三本吧,還請教女士能不能出出主意幫助他出版。她說,這好辦,你把這事顛倒過來做就行。他輕蔑地說,你懂寫作,也寫書。她謙遜地說,我一輩子就寫了一本書。他追問什么書,出版了嗎。她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個字“飄”。!這下驚到這個小青年瞠目結舌了,盯著這個氣定神閑的長者半晌合不攏嘴!澳憔褪谴笞骷椰敻覃愄亍っ浊袪!”瑪格麗特只是微微頷首。故事沒有下文,不知那位青年作家后續如何。但讀完短文的我,心靈震撼是巨大的,應該說是被猛擊一掌而振聾發聵。

        瑪格麗特寫《飄》斷斷續續用了九年,反復修改又用了一年,到出版面世整整花了十年功夫,這過程還經歷了許多的坎坷差點夭折。1926年瑪格麗特·米切爾在丈夫的支持下,開始了創作,這部以美國南北戰爭和戰后重建為背景,以女主人公斯嘉麗的愛情故事為主線的女權主義小說,藝術特色十分顯著,于1936年問世就引起轟動,被翻譯成29種文字在世界傳播,1937年獲得普利策獎,兩年后被好萊塢以《亂世佳人》為片名搬上銀幕,迅速風靡全球,敻覃愄亍っ浊袪柭暶笳駞s謙虛地表示,《飄》文字欠美麗,思想欠偉大,她自己不過是業余寫作愛好者而已。

        《飄》這部百萬余字的小說奠定了它在世界文學史上不可動搖的經典地位,充分體現了瑪格麗特十年磨一劍,深刻體悟生活、精心塑造人物和精妙描寫敘述情節打破了傳統的文學手法,創造了獨特的藝術魅力。對照她和她的作品,尤其是把寫作的數量與時間的長度“顛倒過來做”的告誡,不禁躬身自問:自己這么寫有質量嗎?看似寫出了這么多“作品”,有幾篇經得起讀者的挑剔和時間的檢驗,會有經典嗎?遑論這些甚高甚遠的要求,實實在在地省視自己的每一篇文字,就問一個最起碼的問題,對得起讀者嗎?

        以往的閑暇時分,燃一支香煙,泡一杯普洱,瀏覽自己的作品,曾是一件多么愜意而自豪的雅事,如今同樣是瀏覽,只是潛心用挑剔的眼光去讀,居然發現那么多難以掩飾的錯字錯句錯處,有的語意啰嗦重復,有的邏輯順序錯位,有的突兀拉雜,甚至橫空飄出文不對題像是故意顯擺知識性理論性的大段文字。再讀臉紅,細讀汗顏,多讀一篇就多一分難為情的驚悚。細思確實極恐,沒能用恰到好處的文字敘述應該表現出來的韻味,沒能描寫出準確特有的景色,沒能以文字寫出形形色色的聲音,沒能激發讀者愉悅的快感和審美的享受,更談不上走進讀者靈魂與之碰撞、交流乃至共鳴 ,反倒是這些粗劣的作品污穢了讀者的感官,還白白地耽誤了讀者的時間,用魯迅先生的話說就是:“時間就是性命,無端的空耗別人的時間,其實是無異于謀財害命! 這樣的寫作實在是欺騙自己而對不起讀者的寫作,居然還敢發表出來面對眾多火眼金睛的讀者。

        盡管從1995年11月從巴蜀作家叢書收納幾篇曾經發表過的通訊,報告文學集成《江河作證》小冊子出版,到2013年開始文學創作,從“記下瑣碎事,綴成千秋史”的積累與期望,奉行“隨筆不隨意,直抒胸臆當真切”和“筆之所至,心之所言”的寫作信條,案頭置放著丁玲先生的一句話:“好的作家應有一本立得住,傳得下去的書”用于隨時對照,也曾感慨“沒有在黑夜錐心泣血反思過,不足以語人生”的體悟,但寫著寫著就丟失了初心,淡忘了信條,追求發表,追求標新,追求博人眼球,不管不顧地自言自語還自以為只要是真情流露便自成高格,不自覺地讓“病理因子”累積成了亞健康狀態而不自知,倘若不及時警醒,當滑入病態,以至病入膏肓而自毀寫作之路。

        真正的反思無異于痛徹肺腑的鞭笞,而優秀的寫作從來都是痛苦的產品,實踐證明,有過苦痛的經歷猶如歷經風霜雪雨的禾苗,才會茁壯成長收獲格外成熟的果實。試想那些巨匠大師哪個不是坎坷曲折艱難險阻的經歷者,那些能夠傳之萬世的經典哪部不是從痛苦中熬煉出爐的結晶體,雖然隨著時光遷延而漸行漸遠,其卓卓光耀永不湮滅。燭照之下,吾當在“痛”中反省,于“苦”中細思,拋棄自以為是的個性特點,尊崇常識,遵循規律,精心構思,慎重落筆再精雕細磨,而后放一放冷一冷,再行修改潤色,哪怕一字不妥絕不脫手,有道是:“大匠不示人以璞,”吾非大匠但務必需有匠人精神,如此方才能寫出對得起讀者的作品。

        動起來吧,徹底剔除干凈“病理因子”,告別寫作的“亞健康“狀態,提振精神,蓄積養分,放飛思想,聚精會神寫出讓更多讀者認可的精品,以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助推時代社會的進步。











        自由成熟女人毛茸茸,宝贝真紧水真多18p,日韩精品 电影一区 亚洲

          <strike id="15t5p"><p id="15t5p"><i id="15t5p"></i></p></strike>

              <noframes id="15t5p">
              <address id="15t5p"></address>
              <form id="15t5p"></form>
              <noframes id="15t5p"><address id="15t5p"><listing id="15t5p"></listing></address>

              <form id="15t5p"></form><listing id="15t5p"><listing id="15t5p"><menuitem id="15t5p"></menuitem></listing></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