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民族復興專欄 > 正文

    美麗重慶|趙瑜:南山春花艷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趙瑜    日  期:2022年3月14日      


    每年三月,雖說南山下的重慶人還在糾結大衣能否換成夾克,倒春寒哪時會應約而至,南山中卻一派萬花將開的架勢。

    先是白玉蘭獨俏,此時的南山公園里還冷清了點,偶有游人,或者不怕春雨的新娘,備著皮草披肩,對著相機嫣然巧笑。但背景那高高的一樹花朵特別搶鏡,冰清玉潔的碩大花瓣,努力綻放,華美得耀眼,讓經歷了一冬的游人甚至疑心這是不是假花。

    出幾個大太陽,杜鵑也開始一叢叢鋪開了,這在本城是最常見好養的花兒,你一不注意,就如燎原星火般漫山亂開。不過我總覺得它算是配角,就像歌星后面的舞群,真不知道白居易贊它那句“花中此物是西施,鞭蓉芍藥皆嫫母”有啥依據?不過紅紅火火的,兆頭大好。

    慢慢地,桃花梨花一起趕趟兒。桃花粉嘟嘟的,那顏色看著總讓人想起十四五少女的腮紅?偰芸吹焦渖降娜耸忠皇一,老的小的,都喜氣嚷嚷,走桃花運桃花運!梨花則低調得多,在農家小院前白茫茫一片,然而在歷代文人眼里,它是最適合在月下或雨后觀賞的花朵,對著滿樹飛雪,施施然吟出一首好詩來。

    南山開得最聲勢浩蕩還算櫻花。櫻花開的時候,重慶的春天徹底來了,可以輕靈地穿著鮮艷單衣在花下徜徉比美。櫻花花瓣累累,厚重肉感,如云似霞,華麗絕決,仿佛發了狠地要奪整園的花魁。也難怪,櫻花雖美但卻短暫,整棵櫻樹從開花到全謝大約半月左右,所以每次游春,都看見櫻花邊開邊落,百轉千回,絢爛中帶著一點點離別的輕愁,應驗著那句傷感的詩“走得最快的都是最美的時光”。然而樂觀的重慶人只看它的紛繁熱鬧。從我阿姨那一代起,南山的櫻花樹下就是談戀愛的必去地:設想一對璧人,攜手漫步于紛紛花雨中,那心事是如何的柔情蜜意?就算沒有同伴,四處張望,不定也會遇見“隔欄依樹誰家女,羞落櫻花碧水中”的婉約場景。

    對于地道的重慶人來說,每年春天上南山賞花像是必修課。重慶的冬天太漫長了,大家都想忘記那沒有暖氣呵手跺腳沁骨的寒冷。一到花樹下,幾張照片一拍,就順勢在那暖暖的陽光下、濃濃的花香中一躺,什么煩惱都忘記了。春光易逝要珍惜啊,大家都是好脾氣的對生活有著無比熱愛的人。

    何況,南山的春天真是一哄而上來勢洶洶的,不光是綠樹花海,那鋪滿松針的群山,錯落別致的農舍,飛來穿去的蝴蝶,叮叮鈴鈴的馬幫,都在耀眼的陽光下茂盛著;ㄞr是最歡喜的,一年的收成大多在春,絢麗的櫻花、嬌嫩的桃花、雪白的馬蹄蓮隨手可挑,價錢便宜,特別受漂亮春衫的女孩子喜歡。懷抱一束,人美花艷,春色中又添一景。

    這樣的辰光是如此讓人期待與留戀,以至于每一場淅淅瀝瀝的春雨后,我都無端地擔心花開花落,迫不及待地想打馬上路,一探南山中的那些春天才蘇醒綻放的最美小精靈。

      







    躺在床上感觉床在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