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民族復興專欄 > 正文

    百年榮光|李瑋:輪子“滾”出幸福來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李瑋    日  期:2021年11月16日      



    如果說生活是一條路的話,有一個關于“輪子”的故事,恰好可以把我童年以來的軌跡串連起來。它不但“滾”圓了我和鄉親們一個個美麗而幸福的夢想,也見證了時代的發展與進步。

    01

    滾鐵環,對于現在的孩子來說幾乎見所未見,但在上世紀70年代,卻是孩子們不可多得的游戲方式。

    為獎勵我當選為“三道杠”的少先隊大隊長,父親特為我制作了用篾條疊加而成的“篾環”。雖然這種“篾環”在地上滾起沒有響聲,鐵鉤在后面推起來輕飄飄的,但這也是一件十分驕傲的事情。我身后照樣會跟著一大批起哄的孩子,其中小我一歲的同伴紅毛聲音最響亮。

    后來通過種種努力,伙伴們先后有了箍木桶用的“鐵絲環”、細鋼筋做的“鋼絲環”,最牛的還是紅毛從榨油坊里搞出來的“鋼箍環”。

    寂靜千年的小山村,仿佛被安在鐵環制作的“輪子”上轉動了起來——每到清晨,伙伴們便會匯聚于上學路上,鐵鉤推著鐵環,滾動的鐵環碰撞著石板路面,因滾鐵環摩擦和撞擊產生的轔轔聲,便會響成一片,叮叮咚咚,嘈嘈切切……

    02

    “洋馬兒光骨頭,上頭坐的大牯!眱簳r我們對公路上騎自行車的行人,常懷一種嫉妒心理。后來漸漸大了,誰家有一輛“洋馬兒”,肯定是在同伴中特有面子的一件事。

    在我小學畢業的時候,剛剛上班的姐姐也買了一輛“飛川”牌自行車。到我初中的時候,這種新型的帶有現代化特色的兩輪“鐵騎”,尤如山里五月的金銀花,在鄉村“遍地開花”了。

    伙伴們騎車時間長了,自然要弄出一些花樣來:有坐在后座上騎的,有在橫梁上騎行屁股扭來扭去的,還有下坡時不握車把“放空檔”的。

    也是紅毛膽子最大車技也最好,一輛自行車上可以帶六七個孩子,還能夠獨自在鄉間的田坎上騎得飛快。當其他孩子再喊“洋馬兒光骨頭,上頭坐的大牯!睍r,我們會一起回答“洋馬兒光是鐵,上頭坐的太師爺……”紅毛的聲音依然最響亮!

    03

    在上世紀90年代初的老家,擁有一輛摩托車絕對是財富和身份的象征。家鄉的礦石資源多,一些靠燒石灰、辦碎石廠富起來的鄉親,急需這樣的標簽來顯示自己的與眾不同。

    那年8月,剛上班的我還在一個工廠里領著兩三百元的月薪。一天,畢業后在家幫父親經營石灰窯的紅毛,騎著一個紅彤彤的鐵家伙來到廠里,說帶我出去兜風。

    摸著他那個壯壯實實的坐騎,我小心翼翼地問:“摩托車吧?”“當然!”紅毛無不得意地回答!盎瞬簧侔?”“不多,也就六七千塊!奔t毛輕描淡寫地說道,驚羨得我舌頭伸得老長。坐在紅毛摩托車后坐上,聽著耳畔呼呼的風聲,看到路人一個個羨慕的眼神,我的感覺就一個字:爽!現在回過頭來想起此事,那只是一輛小排量的“紅雞公”而已。

    04

    當歷史的滾滾車輪駛向新世紀時,老家那些先富起來的一批人,已經開上自己的私家車——兩個輪子變成四個輪子了,汽車開始擴張鄉親們的生活半徑。

    盡管當時汽車對普通老百姓來說還是奢侈品,但紅毛家不但擁有了運碎石的“東風”牌翻斗車,還率先買了一輛“開起!钡拈L安面包車,再后來又換了進口轎車、洋牌子的新能源汽車。為工作和生活方便,2010年我也買了一輛國產轎車,花下來不到十萬元。

    如今在鄉村,無論哪家只要出門,也不論遠近,他們總是笑呵呵地從家里把兩輪或三輪的電動車往外一推,便絕塵而去。

    村里的人行水泥便道早已修到了田間地頭,鄉親們出門干活、運肥乃至掰苞谷、撻谷子都是用這種所謂的“電馬兒”,把豐收的喜悅運回家。獨輪車成為歷史,“電馬兒”成了鄉親們的幫手,成了鄉親們的腳。

    得益于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老家“四好”農村路也越來越完善,寬敞的水泥路從入村進社到入戶。鄉村道路好了,鄉親們錢包鼓了,安全快捷方便的家用轎車開始普及。不同品牌轎車不但成為鄉村婚禮的標配,也是山里人飛往外面世界的翅膀。

    周末駕車回老家,一輛價格不菲的賽車型自行車忽然剎在我面前,騎行者揭開頭盔露出一個光頭來,原來是幾年不見的紅毛。

    細聊得知,紅毛已關停礦場,建起了林木專業合作社,正給以前開山取石的山場種植油茶苗復綠。紅毛說,綠水青山才是金山銀山,下半輩子要把先前毀掉的樹林補回來。

    滾滾車輪見證了鄉村發展和時代變化,同時也載著人們奔向幸福美好的下一站。














    躺在床上感觉床在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