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民族復興專欄 > 正文

    美麗鄉村|張遠倫:我在尋找村莊里最好的那株麥草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張遠倫    日  期:2021年11月15日      


    第六屆徐志摩詩歌獎獲獎詩集《逆風歌》詩選

     

     

    我在尋找村莊里最好的那株麥草

     

     

    我匍匐在散亂的草堆中,尋找那株最好的麥草

    它一定體型頎長的,體格中空的

    體量輕盈的,體質堅韌的

     

    它是草場里的貴族,也是隱逸

    有時候還出其不意,是燃燒過的一段剩草

     

    我扒開那些草,就像在尋找,最適合的音符

    順手用劣品呼哨幾聲,用贗品咀嚼幾下

     

    村莊的音樂經得起反復使用,而麥草

    每年都是新的。調子從不變形

    而麥草,總有破損的時候

     

    我因此特別需要那一株最好的麥草

    來挑起去年的音樂,我的啰爾調

    就要魚貫而出了

     

    首發《詩刊》上2018年3期

     

     

    瓦事

     

    假如你發現

    一片青瓦覆蓋另一片青瓦

    太死了,一定要將上面那片

    挪一挪。這細微的改變

    將為炊煙打開出路

    而我父親,特意揭開的瓦片

    不要去碰它。那是

    為我的堂屋留出光芒

    照到的,是神龕上的牌位

    在我的村莊

    讓出一片瓦,就會

    亮出一個安詳的先祖來

    保持著樹木的肅穆

    和天堂的反光

     

    首發《人民文學》2018年第二期

     

     

    頂點

     

     

    諸佛寺的頂點,和嚴家山的頂點

    形成了對峙之美

    夾縫里是小小的諸佛村

    我在這里生活了十年

    發現對峙是頂點和頂點之間的事情

    我只能在谷底仰望

    有一次,我登上諸佛寺

    看到了更高處的紅巖村和紅花村

    它們的頂點加進來

    就形成了凝聚之美。這點發現

    讓我突然忘卻了十年的雞毛蒜皮

    和悲傷。竟然微微出神

    把自己當成了群山的中心

     

    首發《詩刊》2017年第4期

     

     

     

    給女兒講講北斗七星

     

     

    北斗七星不是北極星

    北斗七星是七顆星

     

    有四顆星很堅實,它們組成方斗

    像在打谷

     

    有三顆星很柔軟,它們形成篾席

    像在擋谷

     

    北極星是孤星,再亮也沒有意思

    北斗七星是群星,黯淡一點也沒關系

     

    它們先是倒扣在天幕,而后每天傾斜一點

    仿佛有無形的力,將群星慢慢扶正

     

    稻子熟透的時候,北斗七星

    終于穩穩坐實在深邃的夜空

     

    上天布滿了預言,所以我們仰望

    女兒,有時候,要相信輪回

     

     首發《人民文學》2018年第二期

     

     

     

    河心洲之鳥

     

     

    一枚鳥蛋

    將自己慢慢變成空殼

     

    我喜歡尋找那些遺留在草叢間的空殼

    布滿麻點,輕輕一捏

    就會碎了

     

    河心洲之上,潔凈的天空

    定有一只小水鳥

    是從我掌心的空殼里飛出去的

     

    我沒有捏碎它

    我怕看見正在掠飛的那一只

    突然痙攣一下

     

     首發《人民文學》2018年第4期

     

     

     

     

















    躺在床上感觉床在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