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15t5p"><p id="15t5p"><i id="15t5p"></i></p></strike>

        <noframes id="15t5p">
        <address id="15t5p"></address>
        <form id="15t5p"></form>
        <noframes id="15t5p"><address id="15t5p"><listing id="15t5p"></listing></address>

        <form id="15t5p"></form><listing id="15t5p"><listing id="15t5p"><menuitem id="15t5p"></menuitem></listing></listing>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學天地 > 散文 > 正文

        緬懷天琳|呂進:果園,為我打開芬芳的城門吧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呂進    日  期:2021年11月12日     



         

        10月23日,我正在進行眼部手術的術前準備,突然接到詩人楊牧從成都打來的電話。他急切地問我:“傅天琳真的出事了?”我說,“不可能吧,14號我們還通了信息的,她的病情正在好轉啊!本o接著,詩人吉狄馬加從北京發來的短信又到了:“呂進先生,驚悉天琳過世,深感悲傷。人生無常,好友零落,痛哉惜哉!碧炖,看來,傅天琳的確永別了我們。

        我和天琳相識于1978年。那一年4月,重慶市文聯在南溫泉召開重慶市文學創作會,這是打倒“四人幫”后重慶作家的首次大重逢,會議連續開了幾天,氣氛歡樂而熱烈,有一種過節的感覺。在分組會上,一個陌生的短發姑娘來找我,她手里拿著一個“紅梅”本子,上面寫了許多詩。她說:“呂進老師,請你幫我看看!惫媚镉行┬邼,自我介紹:“我叫傅天琳,縉云山園藝場的工人!蔽耶敃r是西南師范學院外語系的助教,我和天琳長達40多年的終生友誼就是這樣開始的。那個時候,她連一首詩都沒有發表過呢。

        第二年的1月,《詩刊》組織了“詩人大海采風團”,參加者全是著名詩人,艾青任團長,《詩刊》破格邀請了名不見經傳的工人傅天琳參加。這次采風,對天琳產生的影響怎么估計也不為過,她的眼界大開,詩思泉涌。我在1981年第4期的上!段膮R月刊》上寫過一篇《果園交響詩——青年詩人傅天琳剪影》,寫她“從果園到大!钡慕洑v,《新華文摘》轉載了這篇報告文學。從此,詩壇就給天琳戴上了“果園詩人”的桂冠。

        她從采風團回北碚,到西師來看我,這是她第一次到我家,也是我們兩家友誼的開始。我太太忙邀她吃了飯才走,那個時候物資供應緊張,人也比較貧窮,吃飯還是一個大問題。傅天琳說,“好呀,留下吃飯。哎,我在上海朋友家里,一口氣就吃了八個包子!蔽姨宦,天啦,來人飯量如此嚇人,趕緊在已經淘好的米里又去加米,這成了我們后來常說的笑料。

        幾十年了,她對我的稱呼總是“呂進老師”,不會少那個“進”字;稱我的太太則是“小李老師”,不會少那個“小”字,其實“小李老師”比她還大半歲。而我則叫她的先生羅懷凈“小羅”,跟著兒子半調侃地叫她“傅嬢嬢”,一直到她去世!皨輯荨笔撬拇ㄔ,就是“阿姨”。

        果園,這是傅天琳的第一個獨特印記。她的身上總是帶著一股濃濃的果園工人的氣息,很清新,很純凈,負離子很多。她的詩有技巧,但是她的為人卻沒有技巧:有的是工人的樸實,本分,善良,直率。詩人流沙河對我說,“傅天琳是個老實人”,這是很準確的評價。她也常常自嘲自己說的一些哈(傻)話,做的一些哈(傻)事。 她喜歡誰,不喜歡誰;尊敬誰,不尊敬誰,一切都會對本人說出來,從不掩飾。她剛從果園調到重慶出版社的時候,面臨很大的工作壓力。我這里偶然發現她那時給我的一封來信:“我由于協助本泉老師看一點詩稿,我的直覺不能化為編輯的文字!于是,我認認真真地、逐字逐句地讀起了你的《新詩的創作與鑒賞》。有一晚,我讀到晚上兩點鐘。請原諒,雖然我已經透露出這之前我沒有細讀這本書的真實! 

        1987年,我的太太在新橋醫院動了八個小時的大手術,生死未卜,我24小時都守護在病床前。那時,新詩研究所剛剛在爭議中建所,我又剛剛從講師破格提拔為教授,真是壓力山大啊。醫院管理很嚴,不許探視,傅天琳卻不知用的什么辦法,居然說服了門衛,溜進病房看望“小李老師”來了。我家沒有其他親人在北碚,讀初中的兒子就沒人管了,他一人在家,自己上學,自己吃飯,自己照料自己的起居。天琳得知后,從重慶出版社擠公交車到北碚,去我家看望兒子。在家里,她看著我的兒子,詢問他的生活情況,談著談著,實在忍不住了,大哭起來,抱著兒子說:“我的兒子,你受苦了!

        新時期,是傅天琳的又一個獨特的印記,她是新時期的“新來者”。上個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的新時期,那是中國新詩多么美好的年代!我曾經在《文藝研究》寫過一篇文章《論新時期的“新來者”》。我說,新時期有兩類年輕詩人,一類是朦朧詩人,一類是不寫朦朧詩的在新時期出現的年輕詩人,后者可以叫“新來者”。她立即寫文章呼應,題目是:《我是新來者》。新時期詩壇非;钴S,眾聲喧嘩,但是,不管詩壇上吹什么風,時髦什么流派,天琳都漫不經心,更不會卷進去。她守住自己的詩的尺度,去選擇、去吸納各種流派一切有用的營養,豐富自己。她不屬于任何流派,她又屬于任何流派,她單純而又豐富。傅天琳擁有敏銳地感知詩美的天賦,她的藝術生命特別長,從十幾歲到她在去世前4個月寫給我的墓志銘,整整有60年。讀天琳娓娓道來的詩,你會感受到詩里有她全程參與的生命,她的心跳,她的體溫,她的微笑和她的淚水,你會被她的詩句所觸摸,所感動,所提升。一個詩人能夠如此完美地進入到生命這么深這么柔軟的地方,說實話,在當代詩壇是很難有人能望其項背的。

        我和傅天琳算是至交。即使很久不通信,長期不見面,對于詩壇的人和事,我們都會知道對方的看法,心靈感應絕對是準確的。40多年里,我們有許許多多有趣的經歷,羅夏買蘋果就是很有意思的故事。1988年我在北京的北緯飯店出席第三屆全國文學獎(詩歌獎)評委會,現在已是外交官的傅天琳的女兒羅夏那時在外交學院念書,我就叫她到飯店去玩。評委們全部住在飯店的二樓,每個人的房間大門都寫有姓名。羅夏是傅天琳的女兒嘛,對詩人并不陌生。我住在走廊的最里面,于是帶著小客人一路在走廊上走過去。羅夏看到:“艾青”,吐了一下舌頭,哎呀了一聲;又看到:“臧克家”,又吐一下舌頭,哎呀了一聲;再看到“馮至”,又吐了一下舌頭,哎呀了一聲;就這樣,她一路“哎呀”到我的房間。送她走的時候,我問,夏夏,哪里有水果賣呢?那個歲月,水果可不是容易買到的。羅夏說:“這一帶我比較熟,我帶你去!庇谑,出得賓館,她帶著我,疾步地走街串巷,可積極了,終于在一個偏僻的小巷里買到了蘋果,裝了一塑料袋。我又送羅夏去搭公交車回外交學院。擠上車后,羅夏轉身向我揮手。我把塑料袋從車窗遞上去:“拿好!”羅夏的笑容一下子尷尬起來:“怎么?找半天,是給我買的嗎?”

        2019年11月,中國作家協會在北京召開全國詩歌座談會,重慶應邀出席會議的人最多,有5人。會議期間,重慶出席會議的娜夜、傅天琳、李元勝、蔣登科和我一起拍了一張照片,這是我和天琳的最后合影。有位詩人向天琳埋怨說,分組會議太枯燥,每個人都念自己的發言稿。天琳笑起來:“我們這組才不是這樣呢,呂進老師好會主持會議啊,不斷插話,會議熱鬧得很,好安逸呀,你趕快轉組過來吧!”

        2021年6月,新詩研究所和悅來集團在悅來聯合主辦“悅來新詩力藝術節”和“第七屆華文詩學名家國際論壇”,我給天琳發信:“你來一下吧!碧炝樟⒓椿匦耪f:“呂進老師,我病得很重,悅來可能來不了!蔽疫@才知道她病得很重了,于是準備去看望。她來信說:“別來,要核酸檢查,不準進來的!6月23日,天琳發來微信,我讀了以后,心情沉重,把信轉給了北碚區委宣傳部江緒容部長。天琳寫道:呂進老師,我的病很重很重。我正在和病抗爭。如果我贏了,我就是老英雄。如果出現萬一,我希望長眠在果園,并請在墓碑上刻下這樣的詩句。

         

        果園,

        為我打開芬芳的城門吧

         

        讓花朵們因我的詩加緊戀愛

        讓落葉得到安慰

         

        北碚區委區政府一直在籌建傅天琳詩屋,作為“中國新詩創研中心”的一個組成部分。北碚區建立的這個中心由中國作家協會詩歌委員會作指導單位,吉狄馬加題寫匾牌,已經選址在北溫泉公園里的蘭草園,即將掛牌。10月14日,我給從加拿大趕回守護媽媽的羅夏發去視頻,告訴“傅嬢嬢”,詩屋的進展非常順利。羅夏來信說:“呂進叔叔,非常非常感謝。我把視頻放給媽媽聽了,她說你們安排得很好,可惜她現在完全出不了力,今年一年都在生病,住院,沒有順利過。真心感謝你們做的這所有。今天是重陽節,也祝愿您和小李老師健康平安!边@時離天琳去世僅僅只有9天了蘭草園離果園很近,就讓流溢著嫣紅、黛綠、鵝黃、青紫的果園,飄散著淡苦、濃甜、幽香、芳馨的果園陪伴著詩人傅天琳的詩吧,永遠永遠。

        在這些日子里,我想起魯迅在《紀念劉和珍君》中引用的陶淵明的《挽歌》的詩句:“親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親人或許還沒有走出悲痛,友人也已經唱過了挽歌。生死都是尋常事,就讓身體同大自然融為一體,成為永恒的大自然吧。昨天,我到天琳的家去看望“小羅”,“小羅”說,天琳是在他的懷抱里,有兒子陪伴在旁,安靜地閉上眼睛的?梢钥吹,在平靜中,生命體征在屏幕上一點點消失。這給人以安慰。

        “傅嬢嬢”,你安息!







        自由成熟女人毛茸茸,宝贝真紧水真多18p,日韩精品 电影一区 亚洲

          <strike id="15t5p"><p id="15t5p"><i id="15t5p"></i></p></strike>

              <noframes id="15t5p">
              <address id="15t5p"></address>
              <form id="15t5p"></form>
              <noframes id="15t5p"><address id="15t5p"><listing id="15t5p"></listing></address>

              <form id="15t5p"></form><listing id="15t5p"><listing id="15t5p"><menuitem id="15t5p"></menuitem></listing></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