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民族復興專欄 > 正文

    民法典專題|李燕燕:遠遠看著你——《我的聲音,喚你回頭》選載三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李燕燕    日  期:2021年11月10日      


    法庭上,那個男人蒼白憔悴,瘦得皮包骨頭。初秋季節,余熱未消的山城到處都是穿著短衫薄裙的人,男人卻穿著一件厚夾克,層層包裹仍遮掩不住身體的顫抖。從 2020 年秋到 2021 年春,男人不止一次站在法庭上,卻始終保持著彬彬有禮又不乏誠懇的態度。

    “對我的妻子,以及和我得同一種病的兒子,我只能說聲抱歉,我實在沒有能力,包括身體上的和經濟上的。所以,作為丈夫,我只能遠遠看著你。如果離婚,我一貧如洗,名下沒有任何財產,你需要的補償我拿不出來。如果你不介意我現在的狀態,那么我們可以繼續過下去……”

    陪審員謝樂曦為我講述了這起離婚案子。她特意突出了“遠遠看著你”這五個字。這五個字,極其懇切又深情地從那個病懨懨的男人口中徐徐吐出。如果忽略這個真實的故事,你可以憑“遠遠看著你”編一部言情劇——男子迫不得已遠離自己的愛人,離開她,是因為愛她……但現實絕非偶像劇,與“遠遠看著你”相關的,是被隱瞞的遺傳疾病,是長達三年的“消失”與找尋,是一個女人帶著小孩四處求醫的疲于奔命……那位妻子聽到 丈夫在法庭上那番懇切我的話語后是怎樣的反應,謝樂曦起初并沒有告訴我。在后來的“復盤”中,我才知道,伴隨一次次的調解、審理,她最初是抓狂,然后是憤怒的反駁,再后來情緒逐漸淡化……最終,她只是冷冷地看著男人自說自話,與律師一起將一大沓證據呈送法官。

    一般說來,在司法實踐中,離婚案件以不公開審理為主。因為離婚案件即使不涉及個人隱私,也會涉及夫妻關系,若公開審理,夫妻矛盾會暴露于大眾面前,會加深雙方的對立情緒,不利于案件的審理。然而,這對男女從始至終均未提出“不公開審理”的申請,所以他們的一切都呈現在了庭審現場。但這恰好是兩人想要的:男方想要公開表明他的誠懇、無奈和無助,以及想要挽回婚姻的決心;女方想要社會上更多人看到這個男人的真面目,更想徹底地與這個男人做個了結。

    新年,又一次庭審即將開始,結局可以想象——這次,婚是一定離得成的。按照剛剛施行的《民法典》,這樁原本可以申請撤銷的婚姻延續至今,許多后果已經難以挽回,對于一個年輕女性的傷害將伴隨終身,男方的賠償如何落實到位還另當別論。講幾句題外話,當下法院判決了的民事案件,執行仍是一大難題。有律師朋友告訴我,他曾幫助一位法院判決離婚的家庭主婦,“攔截”沒有落實夫妻共同財產分割且長期拒付孩子撫養費的前夫,后者已經被法院列入“失信人”名單,也就是社會上常說的“老賴”!皵r截”是不容易的,必須得到法院的支持和協助。這位律師告訴法院:那個人終于飛回這座城市了,明天早上七點半會出現在某小區,請求執行。但法院的工作人員告知,他們早上八點半上班,所以八點半以后才能派人去執行。我當時對“飛回”這個詞很感興趣:“不是說對‘失信人’要進行高消費限制嗎?他怎么還能繼續坐飛機呢?”律師聞言笑了,說我太天真。這些人自有他們的渠道和方法,不少“失信人”住著別墅開著豪車,只是別墅不在他的名下,車主另有其人,銀行卡也是掛在他人名下。他們的資源錢財一樣不少,只是拒絕承擔他們應當承擔的責任而已。這大概也是國家對“老賴” 重拳出擊的原因。

    “遠遠看著你?哼!你根本無法想象那個男人在法庭上是如何的淡定,盡管女方所遭遇的現實是那樣驚人。他一度令法官都覺得他是一個為生活所迫的好人,所謂‘寧拆十座廟,不毀一門親’。我告訴你這個案子,是希望你能去深入采訪,并把這個故事作為案例寫出來,以此警醒更多的年輕女孩——擇偶一定要謹慎,要調查,絕對不能頭腦發熱、盲目做決定!謝樂曦一臉嚴肅。

    其實,我寫這個系列的報告文學,最初的動因就是“遠遠看著你”這個案例,但沒想到又由此牽出更多的故事。為了“復盤”這個真實事件,我走訪了許多人、許多地方,采訪了社會學教授和心理咨詢師,因為我更愿意從深層次來剖析事件的因果。所以,后面我在講述中會引入一些觀點和見解。

    那個被“遠遠看著”的女人,姑且叫她小雨吧。小雨生長在一個條件優越的家庭,生得漂亮白凈,大學畢業后成了一名公務員。在一次朋友聚會上,小雨結識了某高校的“博士后”傅澤(化名)并對他一見傾心,兩人在短短幾個月內迅速戀愛、結婚。

    我向一位深諳婚姻家庭問題的女心理咨詢師詢問:女孩子這么好的條件,為什么不好好考察一下自己的戀愛對象,要這樣著急?還有,男人身患遺傳性疾病,平日肯定也是有跡象的,為什么沒有覺察?

    這位心理咨詢師認為,女孩子選擇“閃婚”,可能存在三種情況——

    第一種,女孩子本身的思想不夠成熟,或較為叛逆。一些被父母捧在掌心里的城市女孩,談戀愛時容易頭腦發昏,只要喜歡一個人就會投入自己的全部精力,將現實生活與童話故事混為一談,急著認定那個對她好的男人就是她一輩子的依靠。哪怕旁人把這個“白馬王子”的缺點看得一清二楚,為了勸她把嘴皮子都磨爛了,她還是固執己見,一心要和他結婚。而在管教嚴厲的家庭中長大的女孩更容易叛逆。有一個女孩子,父母都是機關干部,從小家里就立下了許多“家規”,吃飯的動作、走路的姿勢、平日的儀態都有講究?删褪沁@樣被極度管控的一個“乖乖女”,從“網戀”到“奔現”,與一個帥哥僅僅相處了兩個月就私奔到云南邊境“結婚”了。帥哥是個毒販,女孩也跟著他吸毒販毒,最終雙雙被警方抓獲。在看守所里,女孩對前來進行救助的心理咨詢師說,她覺得即使坐牢,也強過待在家里天天被母親指責。還有一種“叛逆”很特別,有的女孩有些自卑,覺得周圍的人都“瞧不起她”或“覺得她不夠漂亮”,為向周圍人證明,自己不缺乏追求者,便出現了隨意的婚姻——只要這個人有錢或者帥氣,總之具有一項肉眼可見的長處,那么她就會選擇嫁給他,借此“提升”自己的“價值”。

    第二種,與父母的催婚有關。

    “你這么大了,不結婚可怎么行?”

    “你不結婚,我和你爸死了都閉不上眼!”

    “你無所謂,你聽聽親戚朋友私底下的議論!爸爸媽媽臉紅呀!”

    …………

    這些言語都出自那些逼婚的父母之口。在公園的“相親角”,那些懸掛著的細繩上,大小不一的紙片隨風飄揚,兒女們優渥的個人條件也一目了然。父母替兒女找對象,“婚媒”和騙子也悄悄混跡其中。有閑逛的老人向另一個湊近看紙片的老人介紹經驗:結婚前,老兩口假裝患上了抑郁癥,說是為女娃操心睡不著,急得半夜哭,嚇得女娃趕緊把自己嫁掉了,結婚對象還是一個大學教授。結了婚,父母又開始催生,不生就繼續哭,說是看不到孫子不放心,然后女娃就從一個女強人變成了會帶娃煮飯的媽。一番說道讓聽者連連點頭稱是。


    “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彼^“計深遠”在當下,直接演變為催婚催育。中國父母往往將自己與子女捆綁為一體,父母催婚催育不光是為了孩子,同時也是出于“養兒防老”的觀念。

    第三種,孤身一人在大城市打拼,對兩個人共同生活的渴望,很容易導致“閃婚”。一個女孩子,傍晚獨自逛超市,總是幻想有一個人陪在自己身旁,兩個人有說有笑,一起在花花綠綠的商品中挑挑揀揀。如果生活中突然出現一個年輕男子,對自己噓寒問暖,鞍前馬后,聊著共同感興趣的話題,在繁華城市的車水馬龍中,輕輕牽著自己的手,這顆心會覺得有了依靠。認識的時間雖不長,可這份感情卻再也放不下——這來源于心理上的極大滿足,是與孤獨博弈取得的勝利。為了將感情延續下去,“閃婚”就成了必然選擇。這可以說是一場豪賭,因為短時間內壓根不可能完全了解一個人,女孩子并不清楚自己“非嫁不可”的這個男人人品究竟如何,僅憑一時的感覺就認定對方是自己的靈魂伴侶,簡直是拿自己一生的幸福做賭注。

    小雨究竟抱著怎樣的一種心態走進了這場婚姻,現在已不得而知。傅澤老家在一個小縣城,父親早逝,母親拉扯幾個孩子長大,家境貧寒,傅澤又一直在念書,沒什么積蓄。所以,婚房是小雨和父母湊足全款買下的,裝修款也是小雨出的。在母親的堅持下,房產證上只寫了小雨一個人的名字,算是“婚前財產”,好在傅澤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滿!斑^日子要朝著好的方向走,不要老想最壞的結果”,傅澤很誠懇地對小雨說;槎Y一切從簡,傅澤的母親與姐姐參加了婚禮,當天來,當天走,甚至不愿在城市過夜。

    小雨,這個當年有著一顆“粉紅泡泡”心的年輕女孩,如今卻需要隨時與突發的生活事件戰斗。過去的美好與幻想,如同她指甲上斑駁的淺紫色——究竟是什么時候做的美甲,已經記不清了。


    婚后不到半年,傅澤告訴小雨他馬上要“公派出國”。小雨有些舍不得,卻沒有阻攔。因為出國“學習” 或者做“訪問學者”,是高校青年教師職稱進階的硬杠杠(方言,硬性標準)。再說,分離也是短暫的,最多兩年,丈夫就能回國。小雨為傅澤收拾行李,一件件散發著淡雅芳香氣的衣物經過精心折疊,被整齊地放進箱子里,連傅澤平時喜歡的零食也沒落下。小雨感嘆說可惜酸奶不能帶,安檢過不了。還沒等她話音落地,傅澤便從背后緊緊抱住了她,眼里泛著淚花說:等我,我很快就回來。

    小雨還給傅澤準備了維生素類的保健品,因為傅澤身體不大好,平日手腳發涼,一變天就感冒,容易咳嗽發燒,晚上喘得厲害,不能平躺著睡覺。他的腸胃功能也不好,一點辛辣都不能沾。傅澤告訴小雨,自己從小就是這樣,小病不斷,大病沒有。

    傅澤與小雨中斷聯系,是在他“到達國外”以后。兩人約定,到國外以后用微信聯系。傅澤出發那天,堅決不讓小雨送他去機場,說是單位把所有手續都辦好了,而且也有人和他一起去,不用這么麻煩。傅澤出發那天恰好是星期一,小雨單位一早有例會,領導有重要任務要在會上部署,她也就沒有堅持送傅澤到機場。據小雨事后回憶,傅澤登機后給她發了一條微信:“寶貝,已順利登機!”三天后,傅澤又給牽腸掛肚幾乎分分鐘盯著手機的小雨發了一條微信:“一切已安頓好,勿念!”此后,便不再主動與小雨聯系。小雨想和他視頻通話,他從來不接,語音聊天也是草草說上兩句就連稱有事正在忙,文字回復也是寥寥數字,明顯能感覺到對方的敷衍和冷漠。關于傅澤出國這件事,有一個最大的漏洞,被沉浸在宴爾之樂中的小雨忽略了——她始終不知道傅澤的準確機票。小雨父母曾經在電話里問過她:“小傅什么時候出發呀?從哪里轉機去英國呢?”小雨都有些語塞。

    兩個月后,小雨完全聯系不上傅澤了。傅澤在縣城的母親和姐姐對他的行程也一無所知,她們告訴小雨,傅澤以前就很少回家,近一年來甚至沒給家里匯過一分錢。小雨想起還有一個和傅澤一起出去的人,可惜她沒有他的聯系方式。那個時候,小雨急著要告訴傅澤:她懷孕了 ! 這是小雨的第一個孩子,她當然要生下來,她的丈夫也必須知情。萬般無奈,小雨去了丈夫的單位,找到了系領導,想要傅澤在英國的聯系方式。這次迫不得已的到訪,讓小雨得知了一個驚人的消息——傅澤早已不在學校工作學習了。

    系領導告訴小雨,傅澤因為盜竊導師的研發成果,已于數月前被學校開除了。

    “不好意思,我幫不了你。我們沒有追究他的法律責任,已經很寬大了!毕殿I導攤攤手。他對小雨的處境表示同情,但也無能為力。

    第一個黑洞出現。前方一片迷霧。眩暈。

    我的丈夫究竟是個怎樣的人?他還藏著多少秘密?前方還有多少黑洞等著我?他現在究竟在何處?國外?或者,他根本沒有出國,也許此刻正躲在國內某個小城,開啟了新的生活?

    至此,傅澤去向成謎。小雨家里已然炸開了鍋。

    打胎!起訴離婚!這樣的男人純粹就是人渣、無賴、騙子!這是小雨父親的觀點。

    婚姻可不是兒戲,到底該怎么辦,還是得把前因后果先弄清楚再說。至于生孩子的事情,小雨自己得考慮好。這是小雨母親的觀點。

    小雨贊同母親的看法。畢竟,她得先找到丈夫,一一解開他身上的謎團。孩子是無辜的,她決定把他生下來。她試著在微信上告知傅澤孩子的事情,以及她在他的原單位聽說的那些事情。這次,傅澤竟然很快回復:“知道了,謝謝你,很多事情很復雜,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楚!敝,小雨又聯系不上傅澤了。

    六個多月后,小雨生下了孩子,是個胖乎乎的男孩。初時一切尚好,但三個月大時,便常常出現感冒癥狀,小便有難聞的氣味,吸收不好,營養不良,身體甚至常常出現抽搐痙攣。小雨帶著孩子跑了好多醫院,最終在北京一家知名醫院那里得知孩子患的是一種罕見的遺傳病——這種病來自父系,遺傳概率高達 60%,對于患有這種遺傳病的男性,醫學上并不鼓勵生育。這種疾病無法治愈,但可以用藥物控制——這是一個需要長期看病就醫的過程,病人進入中年,病情也可能進一步惡化。

    第二個黑洞突如其來。而這個巨大的黑洞足以吞噬她未來的人生,同時還牽連一條無辜的小生命。

    “看,這屬于典型的騙婚。一開始這個男人就沒有吐露實情,甚至隱瞞了嚴重的遺傳病。其實 , 這樣的婚姻應是無效的!敝x樂曦感嘆道。

    剛剛實施的《民法典》第一千零五十三條明確規定,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應當在結婚登記前如實告知另一方;不如實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撤銷婚姻。請求撤銷婚姻的,應當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一年內提出。

    小雨直至生了孩子才發現如此嚴重的欺瞞,為時已晚。

    ——從心理學研究來看,女性具有一定的“慕強心理”,在社會關系中特別容易信任“高價值者”,以致在婚姻、工作和日常生活中相對容易受騙。比如,有的女孩子,工薪家庭出身,自己大學剛畢業,每月只有不到5000元的工資收入,卻輕信社會上的“消費主義”“輕奢主張”,要購買6000元的最新款品牌手機、4000元的名牌墨鏡,還有堪稱天價的國際品牌包,囊中羞澀的她們自然只能找到“小貸公司”,陷在“利滾利”“以貸養貸”甚至“裸貸”的泥淖之中,無法自拔。在一起電信詐騙案件的庭審現場,無辜的女大學生們作為刑庭被告,低著頭站成一排,臉上是何表情不得而知。從情理上來說,她們是無辜的,因為她們事先并不知道自己從事的職業屬于犯罪。這些年輕女孩被犯罪集團從某城市招聘平臺以“高薪聘請”,她們從事的工作沒什么“含金量”,也就是打電話發信息招攬客戶“投資”。至于客戶究竟投了多少錢給公司,她們一無所知,只是按月領取自己的薪水和“提成”,卻因此而論為“共犯”。一筆筆被騙到的錢最終流入主犯口袋,主犯從賬戶里把錢取出來,轉移給妻子,然后“辦理離婚”,這樣一來,哪怕他落網,贓款依舊難以追回。一位律師告訴我,“電信詐騙”比其他詐騙量刑更重,根據涉案金額,可判處有期徒刑3至10年。這些女孩是真正的受害者,但在當初只要略加留意,不輕信“天上掉下來的好工作”,仍然可以發現諸多疑點。



    原本看似圓滿的婚姻卻遭遇天大的騙局和欺詐,知情的親友們紛紛給小雨支招。

    有人勸小雨,你還年輕,如今找不到他人,只能先盡力止損,索性就把他不在的這段時間當成“夫妻分居”,用“分居”來達成“自動離婚”。事實上,分居多久都不存在“自動離婚”。我國沒有“自動離婚”這種方式,離婚只有訴訟離婚和協議離婚這兩種方式。分居滿兩年,只能作為認定夫妻感情破裂的標志,而不等于“自動離婚”。剛實施的《民法典》規定,夫妻因感情不和分居滿兩年,經人民法院調解無效,應當準予離婚。

    也有人建議可以按照“夫妻一方下落不明”來起訴離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二百一十七條規定:“夫妻一方下落不明,另一方起訴至人民法院,只要求離婚,不申請宣告下落不明人失蹤或死亡的案件,人民法院應當受理,對下落不明人用公告送達訴訟文書!蔽覈睹袷略V訟法》第九十二條規定:“受送達人下落不明,或用本節規定的其他送達方式無法送達的,公告送達。自發出公告之日起,經過六十日,即視為送達!痹诜ㄔ阂幎ǖ拈_庭時間內,被告不出庭,不應訴的,法院即可缺席審理,缺席判決。

    從2019年夏天開始,小雨選擇一邊探查傅澤的行蹤一邊起訴離婚。她提出,鑒于自己慘痛的經歷,離婚的同時,男方必須給予自己經濟賠償。

    “這場失敗的婚姻當中,傅澤有重大過錯。況且這兩年我四處奔走給孩子看病治病,出力出錢,獨自承擔。聽說孩子患有跟他父親一樣的病,他的家人甚至連面都不愿露。所有美好的一切都化為無邊黑暗,我要討回我的損失,何況孩子今后還要長期求醫問藥,這些都要用錢。事到如今,我也絕不相信傅澤真的一貧如洗,他過去的每一句話,我都要打個問號!

    雖然傅澤一直不肯出現,但小雨的多方打探也漸漸有了回音。有人目擊傅澤在南方某海濱城市,并且證實他一年前已經在這個城市買房定居。后來又有人在重慶城區里看見了傅澤,他在一個水果店里買水果,距離小雨的居所僅僅兩條街。最終,傅澤被找了出來,小雨和傅澤對簿公堂,案例公開形式進行審理。

    民事法庭上,女方痛訴男方的欺騙與傷害,拿出厚厚的一沓證明材料,提出了財產分割和數十萬元經濟賠償的訴訟要求。聽完女方陳述,男方始終一臉淡定:我有病,我沒錢,我之所以住在溫暖的海濱城市,是因為我的病情已經越來越嚴重,需要長期在溫暖的地方養病。房子不是我的,那是我親戚買的。我的名下甚至沒有一張銀行卡。至于之前的許多事情,我

    很抱歉,但這些都是很私人的東西,不方便讓你知道。至于孩子的病,我之前確實不知道會遺傳。我愛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是,對不起,我沒有能力和你一起撫養孩子,一起對抗災難,所以我能做的,也只有遠遠看著你……

    2021年新年伊始,這一案件再度開庭,依照《民法典》的相關規定,這起處處是黑洞的離婚案,最終以小雨的勝訴告終,法院判決離婚。傅澤被判決向小雨支付賠償費五萬元,后續還要承擔孩子的撫養費和醫療費。

    雖然,往后的日子還有許多未知——目前傅澤名下沒有財產可以拿來分割,而那筆并不算多的傷害賠償何時到位,傅澤是否會依法承擔孩子的有關費用,一切都還不能確定。但有一件不知事情始終值得慶幸,經歷了兩年多的煎熬折磨,小雨終究是走出了泥淖。雖然前方風雨不斷,但她已經成長了起來。

     

    》》本章與《民法典》關聯的法條:

    第一千零五十三條 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應當在結婚登記前如實告知另一方;不如實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請求撤銷婚姻。

    請求撤銷婚姻的,應當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一年內提出。

    第一千零五十四條 無效的或者被撤銷的婚姻自始沒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不具有夫妻的權利和義務。同居期間所得的財產,由當事人協議處理;協議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據照顧無過錯方的原則判決。對重婚導致的無效婚姻的財產處理,不得侵害合法婚姻當事人的財產權益。當事人所生的子女,適用本法關于父母子女的規定。

    婚姻無效或者被撤銷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

    第一千零八十八條 夫妻一方因撫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協助另一方工作等負擔較多義務的,離婚時有權向另一方請求補償,另一方應當給予補償。具體辦法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決。

    第一千零九十一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導致離婚的,無過錯方有權請求損害賠償:

    (一)重婚;

    (二)與他人同居;

    (三)實施家庭暴力;

    (四)虐待、遺棄家庭成員;

    (五)有其他重大過錯。










    躺在床上感觉床在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