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民族復興專欄 > 正文

    美麗鄉村|酉陽作協詩歌小輯(一)冉仲景 袁宏 楊清海 彭鑫 費麗 倪金才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冉仲景 袁宏等    日  期:2021年11月3日      


    米旺林場 

    文/冉仲景


    從昨天開始,我著手培育樹苗,

    搬運雨滴,訂購鳥鳴。


    允許你密不透風。

    允許你苔蘚披覆,毒菌遍身。


    為保證你的原始、粗樸和野蠻,

    嘯吟,成了我的課程。


    傻丫頭,傻丫頭,

    連一只猛虎都沒有的森林,多么空啊。



    蕎麥花開(外二首)

    文/袁宏



    后坪壩的蕎麥花開了

    走進蕎麥地

    我確認了這件事


    白茫茫的一片

    白茫茫的蕎麥花

    開得很隨意很自在


    我放下思慮和憂傷

    沿著蕎麥地行走

    沒有在意枝頭彌漫的蕎香

    只想走進白茫茫的深處

    拈花微笑


    山風忽然吹拂過來

    白茫茫的蕎地起起伏伏

    蕩漾著一排排銀色的細浪

    站在蕎麥地,我衣袂飄飄

    跟著一枝枝蕎麥起舞


    蕎地出奇地安靜啊

    我俯身看見,一只只黃色的蜜蜂

    抱著一朵朵細小的蕎花不放





    后興村的風


    走進后興村,滿坡滿嶺的風

    狂歡奔跑,我們追了過去

    一支采風的隊伍,順著風聲


    風吹向杉樹林,杉樹彎曲著風的身影

    吹向芭茅花,芭茅起伏著風的曲線

    吹向烤煙地,烤煙揮舞著風的旗幟


    有的風吹累了,潛伏在田邊地角

    守護著一堆破碎的石頭,嗚嗚地叫

    有的風吹得更猛烈,喜慶的鑼鼓

    敲打著,從村寨走了出來


    風纏著山嶺上的云朵,村寨上空的炊煙

    和村民臉上的喜悅

    風揚起鬃毛,鼓足腮幫

    我看見一支嗩吶,在高歌猛奏



    何半蓋的石頭


    沿著石頭鋪成的道路

    走進何半蓋,走進石頭圍成的山寨

    繼續往前走

    走進了石頭的核心部位


    那些面色黝黑的石頭,有棱有角的石頭

    長有一身硬骨,即使粉身碎骨

    也保持著石頭的本色、石頭的靈魂

    抵御人間的風霜雨雪


    有的石頭站立行走,低頭沉思

    他們擁有一顆火熱的強勁的心跳

    石頭碰擊石頭,能撞出閃閃發光的火花

    石頭與石頭并肩攜手

    可筑成一道道堅不可摧的城墻


    走進何半蓋

    走進古老石寨,走進歷史縱深感

    和現實榮譽感的古老巷道

    我看到了生活的另一個橫截面




    鄉村振興,命運與共(外一首)

    文/楊清海


    情深深,雨蒙蒙

    琴聲聲,瑟濛濛

    風從山頂起

    水在低處濃


    太陽照耀山水

    與眾不同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鄉村振興,命運與共


    四季蒼翠

    樂在其中

    仁者智者一起

    推動,城鄉共繁榮


    國家富強,人民幸福

    順應歷史潮流而動

    浩浩蕩蕩向前

    一個增長極,嶄新夢


    山河壯美

    氣貫長虹

    把握時代的命運

    天下為公



    云牧野,山澗水



    亂石穿空

    云牧野

    山坳又來風


    云托月

    更喜滄桑又一村

    鄉野。地靈。網紅

    山澗水,在心中


    風聲正緊

    鄉村經歷陣痛

    用智慧改變命運

    村寨日漸從容


    和平年代

    美美與共

    天南地北齊步走

    山青水秀潤澤春夏秋冬


    世代相傳

    江山如畫

    祖國,持續走紅



    在一杯花田茶中細數光陰

    文/彭鑫


    花田的云,比城里的

    更低一些,更溫柔一些

    它們愛和張家山的茶樹,耳鬢廝磨細商量

    深夜,月光傾瀉如瀑

    茶樹,仔細地清潔自己


    當雨珠和茶農撒的油枯餅末一起落下時

    茶樹的葉尖噙著,一串串感恩的淚珠

    風云變幻,流光碎影

    茶樹緊抱一顆平淡之心

    它的雙眼永遠朝向何家巖


    茶青上灶了,炭火烘焙十二個時辰

    葉與葉碰撞,美與美撞擊,綠葉鑲起紅邊

    茶青向死而生,緩慢地精進

    茶農與茶青相互痛苦,又相互幸福


    一片一片花田茶,心甘情愿地落在滾燙的開水里

    它重起來了,卻又輕盈了

    它要重新召回云霞雨露

    在茶杯里開出一幅花田的青山綠水

    此時,花田茶回到童年,品茶人也容易回到童年


    花田茶的味道是一個謎

    品茶人難以完全猜透

    而品茶人的所得所悟,也容易成為一個謎


    一個愛茶人面對花田茶,會感到慚愧

    捧著茶盞時,雙手會顫抖

    容易成為沉思者,容易成為生活家


    花田茶,就是一個緩慢的過程

    一個人與一棵樹、一種回甘、一種沉思

    一種遐想,慢慢地結緣


    喝一杯花田茶

    就是經歷了茶樹的一生

    足夠窗外青山白頭百回

    足夠心中山河換了模樣




    小河寨三首

    文/費麗



    旅游點


    如今的小河寨

    不用大面積種田了

    村民只需守著一汪碧水

    種點農家菜

    賣點粑粑豆腐小快餐

    開個小超市

    就能富裕起來了

    還能邊賺錢邊做自己喜歡的事

    比如老劉愛釣魚

    帶客人釣魚

    老劉媳婦會煮魚

    煮了魚來賣

    農家樂因此賺了錢

    前幾年,下游修電站

    公路修好了

    小河寨成了庫區

    旅游點

    村民農轉非買了養老保險

    不用出門打工

    也有錢花



     鼎罐


    老屋改建后

    一堆破舊的鼎罐,似乎

    已無容身之所

    搬出去

    搬進來

    他說,村上條件已經這么好了

    旅游肯定會搞起來

    在外面呆膩了

    不如回來開農家樂

    把村里鼎罐收集了

    破的種花草

    好的重新架到碳火上

    天天煮佳肴



    后生娃兒得守祖業


    打工多年,冬生長了膽識

    回村種了漫山茶樹、油桃、柚子

    鄉親們一邊幫忙打理

    一邊效仿

    沒幾年就花開滿山,果結成團

    有錢了,冬生惦記著去城里買房

    被冬生爸攆著罵——

    寶氣,有錢有車有電有網了

    村里多好

    祖宗都在村里

    后生娃兒得守祖業

    管理村子

    當然,冬生爸最重要的理由是

    旅游團還來村里采果子

    住農家樂呢



    龔灘三首

    文/倪金才



    龔灘的霧



    最柔軟無形的,是龔灘的霧

    最大而無邊的,是龔灘的霧


    每天早晨,它都從烏江河

    翻身醒來,起得比誰都早

    我們推開門,它已一路鋪排

    成為河面最為抒情的部分


    有時它也占山為王

    在牯牛蓋和馬鞍城居高臨下

    看著寂靜的龔灘,推開了一天的生活


    有時它游走,纏綿在

    每一處洼地,每一座山丘

    姿態堪比最嬌弱的女子

    我們看著,內心的堅硬

    一下子就化了



    龔灘的懸崖



    推門就能看到,龔灘的懸崖

    掛幾棵雜樹,帶幾縷云霧

    在烏江河的對岸


    日日都能看到,龔灘的懸崖

    劈面阻擋你向遠的目光

    龔灘人就活在這懸崖構織的城堡里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生生把一條街,過成千年古鎮

    沒有人想過,爬過對面懸崖

    到貴州那邊看看更遠的山

    龔灘很滿足,借一條烏江成為水運碼頭

    在群山環抱的峽谷地帶

    成為最好的避風港


    直到現在,龔灘人的性格里

    還找不到躁動的因素


    他們面對整面懸崖

    活在唐宋的水墨山水里

    至于外面的世界,他們才懶得去看



    龔灘的風



    沿著烏江河谷

    龔灘的風像一把梳子

    把沿江的吊腳樓梳理成一順


    我們走在千年石板街上

    尚能感到她的溫柔

    而在臨窗那一刻

    又總能感覺她的凜冽

    總是在最燠熱的日子

    龔灘的風帶來涼意

    總是在無助的日子

    龔灘的風吹走陰霾


    在龔灘這個峽谷地帶

    風給龔灘帶來的變化

    大家有目共睹

    大家都說風是龔灘的黃金

    是龔灘最大的有生力量


    是她把外面的世界帶進來

    同時把龔灘的美帶出去

    如果沒有她,龔灘古鎮

    注定一輩子活在古典意象里

    成為千年的傳統生活習俗

    而不會成為旅游的一張名片










    躺在床上感觉床在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