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民族復興專欄 > 正文

    美麗鄉村|沙坪壩作協詩歌小輯(二)秦開勇 子磊 壹默 劉曉霞 茉莉 黃振新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秦開勇 子磊 壹默 劉曉霞 茉莉 黃振新    日  期:2021年10月27日      


    遠山有邀(組詩)

    /秦開勇

     

     

    寫意,或潑墨

    遠山之遠,有一幅中國畫


    細瓷上的三河村在等煙雨

    誰往天空涂抹一層青釉


    神的瓷面上有人間的水袖

    荷塘,和柳枝


    一曲小令推開咿呀的木門

    素顏的泥坯,等你著色


     

     

    鳥飛走了,鳥鳴留下來

    像給世界的留言,掛在樹枝

    讓風讀


    鳥鳴大于鳥,大于樹

    大于三河村連綿的群山

    群山上,闊遠青藍的天空


    當它小下去,變成一根針

    在你聽覺中繡繁花

    在一句詩狹長的深澗里

    縫進流水、明月,和更狹長的時間


     

     

    夜航的小飛機秘密運送

    星辰,在一座山谷里

    布置星空


    請不要忽略這些微光

    這些皮囊緊束過的

    正在打開黑夜的豁口

    在卑微的軟體中開出

    骨頭才能開出的花

    在清貧的草葉下點燃提燈的眼睛


    信仰說,要有光

    我們從自己的身體中取燈盞

    然后,被自己照亮


     

    三河村·遠山有邀(外一首)

    文/子磊


    盤山公路在起伏中我們

    爬行于漫山遍野的蒼翠里

    倏飛的山雀,越過隘口的肩頭

    松針中倒垂著紫色的,無名花朵

    一片湖水緊緊相隨

    銀光晃動

    一只黑天牛在枝葉間迷路

    我們把車停在賴豆花門前坡地上

    吃下熏黃的豬蹄

    在一片藍花丹盛開的玻璃房前

    遠方的城市鑲嵌在群峰里

    我想起你的城市向西

    我們抵達的時候

    你消失在螢火谷農場上空



    三河村·遠山有窯


    半山,有窯

    原始,暗紅

    我在拱起的弧線上留影


    在幾只舊陶罐上

    一只藍色蝴蝶逗留其間


    它不知道秋天已經很深了

    幾株桂樹,花瓣落了一地


    白云飄過三河村

    在縉云山余脈的夕照里

    那蝴蝶,仿佛打開了

    多年前留存的光束




    抒情三河村(外一首)

     /壹默


    三河村在縉云山脈一端

    一條河就埋在青山之中翻滾沸騰

    滋養著一道道梁一片片綠

    每一滴水都映照著一份奮斗的青春

    生命的氣息在空氣中彌漫

    茂騰騰的綠向上伸展


    繁華之外的雞啼更加清脆

    一條河扎根在山民中間

    每一撮泥土每一株莊稼

    都閃耀著汗水的光芒

    人間煙火氤氳山間

    清風吹拂蝴蝶破繭飛舞


    青苔伏在山石上面盤旋

    一條河奔向未來

    藝術與自然融合

    歷史與現實交織

    魔幻與浪漫駢進

    在三河村,我只站著就很美好



    縉泉燒,或者其它


    是泥與水的交融在烈火中涅槃

    光與影在現實里糾纏

    一把壺一個罐幾個杯子

    白色的云霧繚繞在樹尖

    能看見的形在青山里也在青山外


    推門能見山,開窗也能見山

    所有的顏色都信手拈來

    淡妝或者濃抹只需手指輕彈

    在水里一蕩漾

    空便是色,色也就是空


    咖啡豆要磨得細膩一些

    拉胚機轉速定要合適

    柴門虛掩著

    小狗叼著半截陽光在院里閉目

    遠山不遠,邀你來……



    有一種瓷,叫縉泉燒(外一首)

    文/劉曉霞


    遠山有村,有經驗的風

    把指路牌豎得老高,抬頭就能看到

    所見之物,都是好素材一律入詩


    就此一個理由,跟著藍花丹走

    它或許有芝麻大小的祈愿

    花瓣如何開得更藍艷

    抬腳再走幾步,一條斜坡通往縉泉燒

    年輕的瓷藝師一刀接著一刀

    剔除多余的胚泥

    在泥的骨頭上精雕細琢

    一遍遍打磨,像打磨不完美的人生

    燒制瓷器,要挑選上好的泥料

    再將一窯旺火燒至1300度

    使之敲擊的每一聲,傳來一座山的回音

    猶如一件古老的樂器

    每一片瓷,在烈火中脫胎換骨

    于是,一天一夜之后

    一尊帶浮雕品相絕佳的

    青瓷,新鮮出爐



    鏡藍染


    推開兩道木門,等于進入一種神秘

    這個小院,少了常有的喧鬧


    一尺白布上,蠟刀蘸蠟描畫

    手摸過的花朵,采摘作為染料


    一染為藍,再染為靛

    最后舀幾瓢十五的月光漂洗


    開門見山的細棉布

    并不想因此被竹竿高高掛起


    它們膽大心細,想破舊立新

    企圖將天空、云朵、遠山近水


    裝進一面墻、一把傘、一盞頂燈

    甚至一個布口袋

     


    春綠三河外一首

    文/茉莉



    鹽堰路蜿蜒著送我們入山:

    草尖收幾盞露水吃吃

    枝頭摘幾枚果子吃吃

    或是伸手,路邊采幾朵花戴

    天邊摘幾朵云,枕了頭,好端端

    做個白日夢

    會一會四海八荒

    各路神仙。聊會子天


    說的是

    給點泥巴就燒瓷器

    給點顏色就開染坊

    給點花草樹木,栽一路,開一路

    給點陽光就,沒心沒肺地

    燦爛。給我春風一縷

    那就吹呀,吹

    吹綠這三河


    倘使渴了,掬一捧山泉水喝

    倘使累了,三河茶舍歇腳

    豬圈變臉書屋,荷下可乘涼

    到了傍晚

    請來蟋蟀彈琴、青蛙敲鼓,說不定

    雷聲也來湊熱鬧

    擺起鄉村振興大擂臺

    英雄好漢扎堆,亮出智慧的閃電

    照一照東邊

    照一照西邊

    照一照南邊

    照一照北邊

    雨水嘩啦啦地,命人將村里村外

    刷作,初相見


    不如懷念。好日子

    長若綠水青山。我們,江湖再見



    藝術家


    三河村盛產藝術家

    他們擅長使一團泥巴脫胎換骨

    飛升為瓷器

    擅長將棉布放進染缸,光陰里記取

    草葉天然的藍

    豢養的螢火蟲,山谷里

    打著小燈籠。果子獨坐幽篁

    留一半清醒給思索

    留一半醉,傾倒出好時光


    也還有一群人沒有好看的染料和筆

    不被稱作藝術家

    他們擅長在山村大地作畫

    畫山山青

    畫水水綠

    畫天,天就藍了

    他們畫呀畫,將舊貌畫作新顏

    枝繁畫出葉茂。吸引了山外眾多鳥兒

    前來筑巢




    三河村行吟

    文/黃振新



    向上

    負氧離子的筆鋒向上

    沿遠山的卷軸

    行云流水了

    一曲三河交融的朦朧

    然后隨時間升起云朵

    點化了蟲鳴鳥語

    和瀟瀟煙雨

    傳說了 四季輪回里

    那些三生萬物的旋律

    律動了每個月出日落

    螢火和爐火

    點亮滿天繁星

    絢爛了木屋土瓦里

    初見和重逢的愛火

    火熱了草木深處

    所有喜和憂的悸動

    悸動了詩酒花茶

    滋養的人文脈搏

    在古窯上起起伏伏

    爬滿了歲月的斑駁

    然后

    諦聽著磨盤的經綸

    為來訪者解鎖

    塵封的鄉愁
















    躺在床上感觉床在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