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文學專題 > 民族復興專欄 > 正文

    美麗重慶|楊里:雙碑嘉陵記憶

    ——老街的記憶

    來  源:重慶作家網      作  者:楊里    日  期:2021年9月26日      



    記憶中的詹家溪


    老街攙扶著老廠的尊嚴

    黃葛樹遮蔽的石板路

    陽光透過茂盛的枝葉

    灑漏一地破舊的鎳幣

    曾經榮耀與輝煌

    銹跡斑駁了水塔的圍墻

    啊,火紅的晚霞

    眷顧雜草叢生的紅磚房

    廢墟里沉睡著荒蕪的子弟校

    高高的煙囪不再冒煙

    扶蘇的車間開來了805公交

    啊,火紅的夕陽

    碰響沿街店鋪搪瓷缸

    巷子里紅領巾的笑聲

    穿梭在縫縫補補的街坊

    遺失在詹家溪的那枚藍色徽章

    早已被人們

    淡忘


    雙碑


    知了夏天聲聲

    聒破郁郁蔥蔥的城

    故事都結滿

    熟透的果實

    畢竟等了半個世紀

    等來晚歸的人

    已是黃昏

    燈已明,飯已熟,酒已斟

    風塵歸來

    推開的門


    老嘉陵廠圖書館


    上世紀櫥柜里

    有欠賬的契約

    壘成了一壁

    留下一串記號

    發霉了筆跡

    愛情還綺夢在書里

    青春還沉思在抽屜

    等著,有一天

    那個歸還的人

    來取


    嘉陵街道


    青青黃葛,參天的木。

    青青皂角,行道的樹。

    坑坑洼洼嘉陵路,

    風雨人影綽約,酒壚。


    青青林木,綠葉扶疏。

    青青矮屋,爬山的虎。

    舊樓小區家千萬,

    任人間煙火氣,無數。


    幾度興衰,幾度寒暑。

    依舊看我,青青的樹。

    櫛風沐雨,洗盡鉛華。

    依舊看我,青青的木。


        雙碑,這里最早是片荒野。有一條小溪從青草坡流下來,流進詹家溪后,匯入嘉陵江。這條小溪上,有一座明代末期修建的小石橋叫永勝橋。到了清朝光緒年間,這一帶人煙多了些,小橋附近坡上也有了幾戶人家,過往的商戶也多了,有鄉民便籌款在這里新修人行便道,一條通往巴縣新店子,一條通往北碚和正北路交叉。于是過了這座永勝橋便有一個岔路口:人們不管是上磁器口買瓷器、上歌樂山,到永興場、青木關、璧山,還是到北碚、合川都要從這里分路;行人到岔路口,難免找不到方向,很不方便。有居住于此的詹姓人家仗義出資,找石匠打了兩塊碑,分別立在岔路口兩邊,指示去路方向。從此,這地方就有了名字,叫雙碑。行人方便了,地名也有了,也漸漸興旺起來了。









    躺在床上感觉床在晃